糖醋排骨红烧肉

我只是个啥都不会又懒的废渣小透明啦……大一论文头疼中……等寒假的时候这里大概会变成烹饪方法的报社地吧……

【FGO】庄司の教诲

Nobody knows...:

今日与 @融核-鲨鱼池  的微博摸鱼接龙,拿来混个更


(排版比较顺眼的版本走微博:戳我




19:43 苍崎阴谋论:
有大佬,真好。 
19:44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感激涕零
19:46 苍崎阴谋论:
大佬是咸鱼的财富。
19:46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咸鱼们成立了拜大佬教。
19:46 苍崎阴谋论:
于是大佬布施给咸鱼使其得以苟活。
19:49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有脏司的声音福至心灵:“你们要氪金、要重氪,但你们也要知道,你们是不会出货的。”
19:59 苍崎阴谋论:
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FGO账号里,账号里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
20:02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谨言慎行,将引继的祷文藏于心底,勿为他人所知;若有氪金记录的,也一并存留。若引继丢失,你念诵祷文,将记录呈上,我必派客服降下福音,令你找回账号;若不曾找回,定是你的信仰不够虔诚。”
20:07  苍崎阴谋论:
天生的欧洲人有福了!因为五星英灵是他们的。哀恸的非洲人有福了!因为他们下一单必得安慰。
20:09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那些亚洲的、大洋洲的、南美洲的、北美洲的、南极洲和北极洲,还有那些外太空、异次元的!你们听好了!你们要用圣晶石供奉!下一单之后,你必然要得到五星英灵了! 
20:19 苍崎阴谋论:
你们要虔敬地将庄司之母迎回地上,你们要将咒骂扭曲成赞美。庄司用一把三星礼装抽了你的左脸,你当将右脸也转过来献上。
20:23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无论何时,不得口出妄语。说“我能抽到酒吞童子”的,必然会遭到沉船的惩治,说“我双孔明带阿提拉能斩杀茨木童子”的,必会迎来狗不到最后的结局。须知卡池里的苇の海、mooncell,金光圈之内的清姬、吕布,乃是脏司对你们的考验。 
58分钟前 苍崎阴谋论:
你们祈求狗粮,就给你们;寻找素材,就寻见;氪金的,就给你们抽卡的机会。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氪金的,就给他抽卡的机会。你们要不断积累,不断尝试;因为引到练满英灵,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48分钟前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需知数据就在那里,R姐的羁绊本不曾被程序员错输一位数字,只要信奉,肝,氪金,吃石头,就能满级,就能满宝具,就能得到专属礼装。 
42分钟前 苍崎阴谋论:
你们要防备无氪党;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欧的皮,里面却是十成的非。凭着他们小号的数量,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分散在众小号里的欧岂能算是欧呢?不满破的英灵岂能算是养过呢?这样,凡氪金的欧都是真欧;唯独不氪金的欧是罪恶。氪金不会不欧;无氪而来的欧都是谎言。 
36分钟前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那0.09的出货率,又怎能让非洲人轻易获得呢?不过是借了晶石初始的力量。这些非洲人注定要掉入地狱的大锅中,饱受煎熬。那些非洲人所谓的玄学,也不过是为自己的行径狡辩,须知不出货就是不出货,要想改变注定的命运,除了相信氪金的力量,将石头多多的投入外,别无他法。 
29分钟前 苍崎阴谋论:
凡称呼我亲爹的人,不能都出货;唯独遵行我氪金指令的人,才能出。当抽卡时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亲爹,亲爹,我们不是奉你的名卖安利,奉你的名买周边,奉你的名研究许许多多的玄学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飞过我妈的人,离开我去到三星堆里吧!” 
12分钟前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这时候,真信奉我的人就说:亲爹!我不曾飞过你的母亲,也不曾叫你脏司,你要庇佑我!要庇佑我出五星英灵、出四星英灵、出宝石翁,要庇佑我活动掉落礼装。假信奉我的人就说:看!那脏司的全家又飞出银河系了!我就诅咒他们, 诅咒他们逢到了金背Assassin,转过来就是卡米拉,就是大姐;诅咒他们逢到了金背Saber,转过来却是凯撒;诅咒他们逢到了金背Caster,转过来就掉线,就回档,就不能找回。 
5分钟前 苍崎阴谋论:
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买充值卡不胜于吃高级料理吗?出货带来的快感不胜于穿小裙子吗?你们看那首页上的大佬,也不积蓄,也不吃土,也不少氪金,尚且过得又悠哉又幸福。你们不学学大佬吗? 
2分钟前 太虚观前任掌门宋御风:
这时,就有人要问我:但是,亲爹啊,那大佬的积蓄远胜于我,那大佬月氪十万日元,我虽月氪一万日元,大佬划船不用桨,我却要吃土呀!我就说:此时氪金,不更能体现你的虔诚吗?需知大佬将百分之十的积蓄拿来氪金,他的虔诚也是百分之十的, 而你将百分之百的积蓄拿来氪,你的虔诚便是百分之百的。 
1分钟前 苍崎阴谋论:
服了!这样下去无穷无尽,我去整理一下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黑猫_阿十三:

说得很有用啊,看得我都想写点什么啦。


白御: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关于开群的提问,求帮助~:http://onlyyui.lofter.com/post/2fae68_e1ae66





求文

求史密斯夫妇梗的,长篇的,文
总觉得以前见过几篇,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了QAQ
拜托各位了,谢谢

求开车

刚刚发现写的太不明确了所以改一改。准确的说是求推文推图啦……想坐车,想看佐助对鸣人上蛇play或者让鸣人把尾巴弄出来湿漉漉的沾满x液的那种,图文皆可,求各位老司机带带我

今天看到了传说中的救世主!
1l
楼主是以前经历过大战的后代!家里有救世主的照片的那种!今天我去3区的迷雾森林!不小心迷路了!结果在一颗超级大的树那里看到了救世主!和照片里一样一身黑!超级漂亮!
2l
救世主!
……哪位?
3l
留下了照片的救世主不就一位?
4l
传说中的救世主是啥?楼主莫不是传奇小说看多了?
5l

2l4l哪里来的?
6l
5哥何出此言?
说句实话什么救世主啊都是创世时代的传说了吧?且先不说怎么活到现在的,首先创世时代到地存在不存在就是个问题啊?

门被猛的撞开,九尾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xx紧紧地抱在怀里侧倒在床上

哎?哎?xx?怎?!话说我没办法呼吸了没办法呼吸了……!

九尾挣扎了一会发现没有得到回应,只好变回人形和xx一起躺在床上

xx?

九尾拍了拍xx的背,但是xx仍然紧紧地抱着他,头埋在怀里没有动静


当初看过web版好久了已经不记得具体的设定了……名字啥的也忘了_(:_」∠)_待我回去再补一遍,实在饿的不行了


注意:只有片段,会努力写完

           设定是两个桐人,一个是有着长久的记忆的那个,一个是被删除了记忆和亚丝娜活在现实世界的那个

          不管哪个都是桐人,只不过一个有地下世界的记忆一个没有而已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cp脑,我就是觉得被留下的桐人做出守护地下世界的决定是为了能够再次和优吉欧再见

        所以说啦,接受无能的……你看不管左上角右上角都有个×劳烦点一下不要再给自己添堵呗

       不过我知道不会有人看的_(:_」∠)_








皮肤感受到了风吹过的凉意

脑袋下面刺刺的

于是张开了眼睛,入目的是曾经贯穿了自己到目前为止大半人生的,高大的黑色的树

自己就躺在这棵树下,盖着非常眼熟的外套,外套主人的少年靠着大树裸露出来的根部坐在地上,好像也在睡觉

马上判定了梦境的可能

毕竟自己这棵树,已经被自己和重要的友人砍倒了,为了去到更广阔的地方,去带回一个对自己也好对友人也好都非常重要的少女

遇到了,很多很多的人

也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

虽然也有很可怕的事,也差点死掉。但是有友人在,和最重要的他在一起的话,感觉无论遇上什么都可以解决

“倒不如说,我应该已经死了吧,桐人。”

优吉欧呼唤了,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的主人,自己那个最重要,最重要的……

“所以这个算什么,死后的世界吗?”

优吉欧看着没有回应的桐人,还是那张漂亮的简直说是女生也没问题的脸,有着长长的黑色睫毛的眼睛轻轻闭合着

“教义里倒是没有提到过关于死后的事情啊……”

不过这样也不错

优吉欧想

因为桐人也在

无论在哪个世界,只要桐人还在自己身边,那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爱丽丝应该没事吧……

优吉欧努力翻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记忆,努力回想着,记得自己是在那个房间和桐人还有爱丽丝遇到了,然后敌人太过强大,自己被杀死之后变成了桐人的力量,然后桐人打败了那个奇怪的女人……

优吉欧感受到了违和感。

桐人明明胜利了。爱丽丝也被救出来了。

优吉欧马上挣扎着做了起来,手脚并用爬到了友人的身边,开始试图弄醒他。

“桐人!喂,桐人!不要睡了!”

但是并没有反应,优吉欧用手指轻轻触摸了桐人,呼出了显示天命的对话框。但是天命显示数字的地方却是“?????”

但是桐人还有呼吸,虽然不知道呼吸在这个奇怪的世界算不算还活着的证明,但是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把这个家伙叫起来。

优吉欧想了一下,首先在心里默默道了歉,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口说到

“桐人,我出去买了跳鹿亭新做的蜂蜜派……”

“哎?!我要吃!”

优吉欧看着马上睁开眼睛到处寻找着的友人。

“……是骗你的”

“太过分了优吉欧!才醒过来,竟然就开这么讨厌的玩笑!”

“那是因为,桐人一直不醒过来的缘故。”

优吉欧看着盯着自己露出不开心的表情的友人,摆出了非常正式的姿势

“我这边,可是有一大堆问题要说。”


吸食着千雪的温柔而活的,你这只狡猾的吸血狐狸!

阿夜为了能够存活喝了血

然而因为喝了血,所以出现了返祖,返祖的形态是吸血的九尾狐,传说是狡猾淫暴的兽人种。然后对异局把他扣留了起来,并且定为高危等级,决定进行封压或者直接抹杀

但是夜是凤凰家的孩子,红觉得自己把阿夜拉进了危险的境地而内疚不已,大哥也非常痛苦

所以在审判的时候,姬千雪让阿夜吸了自己的血,然后用血薇控制了阿夜的返祖兽化,向高层和对异局展示了阿夜的可控性,降低了阿夜的危险等级,但是也因此被南塔方面更加严厉的监管起来

一方面,阿夜并不想死,他知道红对于姬千雪来说非常重要,大哥对姬千雪有恩,所以不会简单的放着自己的生死不管

他知道自己的性命从此就和千雪连起来了,所以为了不让千雪因为严厉的监管而放弃保护自己,开始一点一点的对千雪好

而姬千雪本身因为阿夜的温柔也开始接纳阿夜,觉得阿夜可以当朋友(实际上阿夜只是在单纯的利用她)


奈久留和姬千雪的区别

同样是后天形成的半精灵,两个人完全不一样

奈久留的肉体对精灵有着非常高的敏锐感知力、适应力和亲和力,因此非常容易受到各种“异”的影响。而由于对精灵高度的亲和力使得其身体平时就处于高密度的精灵包裹范围之内。登坂由见家为了降低精灵的密度和“异”的影响,所以做出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女装(改变性别,从而将奈久留自身的阳向阴流转),长发(为了仪式所特意保护的,将所有的污秽引向头发从而让头发有替身的作用,以及将仪式的力量集中在头发上从而达到保护奈久留的效果)穿衣打扮(包括花纹都是魔法回路)

然后,奈久留的半精灵化是自愿的,同时也是有准备的

姬千雪的肉体只是普通的人类肉体,虽然确实是对各种实验的适性高了一点但也只是普通的肉体。同时,蛹的改造是

就像是换了一条胳膊和换了一条铁胳膊的区别,虽然都会有排斥反应但是普通的胳膊还是比铁胳膊要更贴近原来的状况

漫画编剧如何细腻:场景的意义

穷困潦倒的漫画家:





剧情的细腻感,我觉得是来源于文化底蕴。如果说直奔主题的剧情是很功利的、目的明确的,那么带有文化底蕴的故事则是不动声息地打中你的心。就好比一张纸一条内裤都有它的作用。



剧情如果有所谓的细腻的话,那多数是很清楚明白的细腻桥段,可以研究,但是一旦研究你就会发现这也是“功利”的,所以在此不提。


分镜如果有所谓的细腻的话,那也是作者个人叙事风格,也是可以研究,但在此不提。


这里要提的是画面上能够打动人的东西。但不是画风、画功、画面细节,这些都是可以不提的。


这里要聊聊的是——场景的意义。



见过很多新人的编剧往往故事一根筋,想到什么就画什么,并没有完整的部署。这样的编法其实也无伤大雅,说不定还很有效果,但是如果,当你想到“什么”的时候,能够把一些配套场景塞进去,让剧情在对应的场景里发生的话,效果可能会更佳。


说实话,以下内容其实不一定真的有那么多“过度诠释”的意义,有些使用的人也未必真的是故意设计的,但是确实效果很好很狗血,能够“不动声息地打动人”,使剧情更加丰满细腻,不妨一试。


以下内容,仅为启发和提醒,实际数不清,如果有想到什么其他的也欢迎留言。




一、场景的天气是最直接的气氛




1、打架总要在雨天。



很多人苦苦思索如何打得漂亮,其实雨水能够让打斗更加精彩。



和雨水有同样效果的是烟尘、烟雾、沙土、风雪、落叶、碎石。而对应的场景自然是空地、火场、荒漠、雪原、树林、山林。


还有一个不易想到的东西,是汗水。



汗水也是水啊。



我们先来看看《足球小将》的画面。


似乎已经很不错?



你需要看看《灌篮高手》,溅你一脸水。这分明是H漫。


而这些,都是编剧这个行为进行时不易去考虑到的。如果你觉得你的打斗无论怎么画都感觉呆板,那么请试试加入这些场景要素。



哦对了,下雨的话,也别忘了——电闪雷鸣。



这些漏掉都太可惜了。


基本上,一些反派登场、恐怖瞬间,都少不了电闪雷鸣。问题就在于,除了这些,其他时候你是否也记得加上各种天气的气氛?




2、死人也是一种天气预报


我们写作文的时候,每到清明节的题目,开头都是“天阴阴沉沉的”。


所以,天要下雨,故事要死人,这是必须的。


死了但是没下雨的,肯定不是重要角色。有时候为了表现死者的牺牲有价值,牺牲造就了生者的希望,所以葬礼上阳光明媚的处理手法也是大有人在。




3、“分手总要在雨天。”——张学友


分手不一定是情侣分手,也可以是任何人之间的分道扬镳。


如果这里头有一方依依不舍的话,扔掉雨伞哭起来,卧槽:


雨水和眼泪混在一起,太带感了。


虽然狗血,但是非常好用。




二、吃饭的场景




1、吃饭代表着健康和回血


你发现了吗?JUMP的民工漫主角,通常都很能吃。




这样的剧情看似是小插曲,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之所以,这里谈的不是“漫画气氛的营造”,而是场景,就是因为气氛只是场景附带的东西。


很多人在编剧时,往往太过直奔主题,缺乏一些细节。


吃饭、饭量大,这是日本少年漫画里常有的场景。热血漫画很讲究角色的元气,还有角色的成长。


一个饭量大的主角,给人一种很容易成长、升级,又很好恢复的感觉。打不死的设定变得合理起来。不要用中国武侠那种,高手不食人间烟火的特点去设计人物,这种形象和读者太过疏远了,那是成年人的向往。



少年,就好好吃饭长身体,成长起来你有无限的可能。



而普通漫画、少女漫画这些,吃饭也是必不可少的谈话专用场景。




2、万能的吃饭场景


如果不是为了表达角色饭量很大,那么普通的朋友相聚、情侣约会、情侣分手,都可以安排吃饭的场景。


你发现了吗?大量的日剧,里面都会有一个固定的吃饭的地方。回忆一下吧。



《HERO》里面那个有着次元口袋的吧台老板,令人印象深刻。




《李狗嗨》里面每集必有的就是管家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那些太过直奔主题,但是又苦恼自己的剧情苍白的人不懂——在饭桌上,什么话题都可以聊,而且话题被毫无边际地触发也不会觉得唐突。换句话说,饭桌可以是任何事件的发源地,也是任何事件的结束地。


打个比方:



“咦,那个女孩也喜欢吃这个?”——恋爱情节激发。


"这个人每天都来,每次都点这个!"——塑造人物。


“淦你粮!”A一言不合,怒而泼了B一身粮食然后气冲冲地走了——冲突事件。



等等这些,都说明饭桌是编剧的好道具。




上图,在警局里为了泼粮食,打包也是值得的。


再回忆一下吧——欧美片,只要提到西部,怎么能少得了酒吧?多少酒吧是决斗前的必备场景?


总而言之,就算是最无聊的大量对话情节,在饭桌上谈也能够有趣起来,比如说谈到某些关键东西,主人公会呛到。


数不胜数。




3、厨艺对角色的塑造




除了吃饭,有些故事会“看似莫名其妙地”把角色塑造成厨艺不错。




连带的还有家务事,也是一种“对于故事来说看似多余的角色属性”。


这些东西,以及其带来的好处,擅长功利桥段的编剧者是想不通的。




三、厕所的场景




1、欺凌专用小黑屋



厕所、体育室、天台、后山、某空地、废弃房屋这些地方,都是人比较少的,是欺凌情节专用的。


关键是这样的场景可以表现出角色的无奈和绝望——因为是漫画,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一些情节是,“某个角色突然已经出现在身后”、“某个角色其实一直就在旁边”之类的“剧情上的瞬间移动”。但是如果场景变换到人迹罕至的地方,那么不管之后的剧情你是否要开挂,至少先让读者感受到绝望。




天台是一种很极端的位置——地势最高的地方。虽然人少可以谈事情,但是有起事来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铁丝网(天台常见)也是很帅的东西,隐喻了边缘地带。


通常一个角色抓着铁丝网,背对着另一个角色,看着铁丝网后的风景,说一些很帅的话时,这句话通常代表着我要突破什么东西、我要越界了。




2、洗手间是人格重启或转变的地方





洗手间不但是学校欺凌的好去处,走出学校,到处都有洗手间。


不管是受了委屈、收到欺凌、感到悲伤、遇到走不出的苦恼,都可以设置一个洗手间独处的场景,然后让角色的内心世界剧烈反应。





厕所是角色的MIND PALACE。最后走出洗手间的那一刻,角色已经经过深思熟虑、胸有成竹,他的目标变得明确起来。





洗手间是最最私人的空间,也是自我反省、人格重启的空间。不要小看了小小的马桶。




你还记得蜡笔小新里,妮妮的妈妈平时上厕所干啥吗?




3、上厕所的姿态也是对人物的诠释


前面提到,武侠高手不食人间烟火,其实经常被人吐槽的还有武侠不用上厕所。


避开上厕所的情节,看起来是让角色更加干净、更加优雅,其实不然。就是因为缺少上厕所的场景,反而显得角色很虚伪。



就算是女神,也要拉屎。



相反,如果你能适当的时候设置一些角色上厕所的情节,并且把这部分画得很优雅——那么这个角色就真的是很优雅了!


所以,不要玩虚的一味美化,能够把最肮脏的部分也能用优雅的方式表现出来,反而让角色的塑造更丰满。




四、睡觉的场景






睡觉的场景和吃饭其实也很像,代表了补充能量,如果是多人一起睡又可以无话不说,不过还是有点小区别的。


睡觉的时候人们通常不设防,按照厕所反而能够表现优雅这一点来说,如果睡觉也是战战兢兢的,就更能表现角色胆小的性格了。


另外,吃饭场景可以聊到很多,但是睡觉场景,可以用“某个角色突然睡着了”来打断对话。




总之也是相当的好用,不要光想到色色的东西!




五、洗澡的场景




1、坦诚相见




洗澡、泡澡也类似与吃饭睡觉,如果能够多人(同性),也是一种坦然相见的隐喻。


为什么黑社会谈话的情节,总要设定在澡堂里?想想看。




为什么香港黑社会谈话一定是吃火锅?也是同样的道理——火锅是一种特殊的食物,所有人的筷子都会进一个锅。也是另一种……泡澡。


坦诚相见,就应该赤条条。


君子坦荡荡,小人藏鸡鸡。




2、强行制造恋情


如果澡堂里的交流是异性之间的……那么通常就是强行让男女发生暧昧的方式了。


就好比车祸。






车祸——强行地、突然地让某个角色在故事里消失的好方法!



那么洗澡的场景你懂的,静香都快把这事用烂了。




六、道路、桥梁的场景




1、分岔路口:无可奈何的分离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如果两个角色偶遇然后一起步行,遇到分岔路口分道扬镳,这是一种很好的隐喻。


如果一个角色在分岔了以后,另一个角色追上来,之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比把大家放在在一条道上有意思。


换句话说,另一方追上来这件事,在之前的分岔路口的铺垫下,显得更加主动了。分岔路口代表无可奈何的分离,追上来代表打破僵局、打破隔阂、有急事相求。




2、人行天桥:大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人行天桥上两个角色在谈话也好,做什么都好,最后如果他们各自向不同的方向离开,也有着选择不同道路的隐喻。


相反,人行天桥也是来自不同方向的人偶遇、相聚的好地方。分岔路和人行天桥的区别是,分岔路是【Y】的分岔方向,人行天桥是两个相对、相反的方向,不一样的。




3、桥梁:不同领域的冲突


很多故事里的谈判,都设计在一条大河中间的大桥上。


双方冲突,不进则退。


到达桥梁的另一方则代表着胜利。看起来这种状况很像人行天桥,其实这种状况更重要的是“中间河流或其他什么东西对两地的相隔意义”。




4、坍塌的桥:没有退路


通往未知领域的桥梁、隧道,往往一过去就要坍塌。


问题是你应该设置这么一道选择题,过还是不过?这比莫名其妙就来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好得多了——制造一条路,然后毁了它。




5、孤独的路




路真的是可以大做文章的东西,象征意义太强了。




6、铁路


铁路代表漂泊,又代表轮回。




7、过桥米线:味道不错




七、安全屋的设定




很多逃亡游戏都有SAFE HOUSE的设定。


很多动漫、剧集也有所有角色都会固定聚会的场所(不过多数是吃饭的地方)。


安全屋、角色自己家、道场、教堂、运动场、学校后山这些场景,虽然看起来和前面重叠了,但是功能可以由你决定。


而凸显“安全”这件事,是非常有意义的——没有安全,就没有危险。


很多人编剧只会一次又一次地设计危难,但是却没有安全的定义。安全屋其实就像是一个花瓶,平时拿来对比,对比屋外丑陋的世界,使其看起来更丑陋。


而当遇到更大的危难时,花瓶就要拿来打碎,激起读者最大的恐惧。


如果剧情一直处于危难危难又危难的状态,那么作为编剧的你,会疲于设计更大的危难。剧情只会越来越花哨。


但是如果经历浩劫后,能够回到风平浪静的港湾,哪怕是一个蟑螂都让人精神紧绷。




每次看到龙珠里的龟屋,都给人一种松弛的感觉。之后安全屋变成了神殿,再之后变成了界王界。每一次危难摧毁了上一个安全屋,角色们都会躲到下一个安全屋去。


除了安全的意义,安全屋还有角色的归宿、“如同家一般的感觉”,as home。


想想《海贼王》里的黄金梅丽号。


再想想黄金梅丽号沉掉的情节吧。




还有时候,一棵标志性的大树,就代表了家。




八、总结




其实一个故事里,场景肯定是多种多样的,但是以上提到的场景,虽然功能强大,隐喻深刻,却往往就是容易被遗忘的。



这就是文化底蕴,细腻情感的来源。



这些狗血场景,却又和狗血情节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说“大战前拿出老婆孩子照片的人必死无疑”这种FLAG只是情节。而场景的作用是故事氛围,比单一情节的张力大多了。



故事情节、桥段,是“明说”的剧情,以事论事。


故事场景,是“暗说”的剧情,触景生情。



明暗结合,故事才会更棒。


而相比那些功利的编剧方式,场景的设计,虽然简单,看似了解了以后就能够活用起来了,但是——



如果你文化底蕴不足,你本身对这些东西的意义根本连想都想不出来。就算有人告诉了你、提醒了你这些,你画着画着还是会容易忘记——这些思维与个人的阅历和环境因素是分不开的。


你根本就不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下长大,你当然会想不出来。


相比之下,那些功利的、目的明确的桥段,通常是可以脱离文化、脱离环境也能想得出来的——“这里要读者爽?好,那就打起来吧!”打、杀、情、爱,目的相当明确。



当你察觉到场景的意义时,也顺便思考一下一些静物、场景道具的意义吧。这些都是能够表达细腻情感、细腻文化的东西,同时也是编剧者最不容易想到的东西。


对于漫画来说,有时候很多元素确实要画出来,才能顾及到。本文就是一个提醒。




九、题外话




为什么外国作者那么懂得吃饭睡觉泡澡的重要性?


为什么看他们画这些、演这些,也很有意思,我照搬过来总觉得别扭?


还有,懂得吃饭、睡觉、泡澡的重要,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外国人想得比我们多?比我们细腻?



或许是因为,他们懂得生活、尊重生活,有人文关怀、生活普遍富裕。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文化(特别是日本人),就存在于空气中。而我们不是,我们近代已经变得越来越随便了,一些文化、历史,要学要查才懂,身边根本没有这样细腻的文化底蕴存在,我们又如何能够有细腻的情感呢?



请想想我们下大雨——担心空气污染,再说了排水系统很多都不完善,下完雨街上一团糟。


请想想我们的饭桌——吵杂,哪里都像大排档。


请想想我们的公共厕所……同学们都不好意思用来欺凌。


请想想你家浴室有多大……


请想想你家……哦不好意思,租的?


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谁懂得场景的意义?谁懂得细腻?谁懂得文化?如果真的小资、文艺一把,还会有很多人过来说你矫情做作,成为仇富者攻击的目标。



普遍不够富裕,贫富悬殊,如何懂得生活?我们近代的生活都太过功利,所以编剧容易苍白。


当然,这没有对错,之所以很多人不容易想到场景的意义,就是因为他所处的环境太苍白,而这是一个人最难以改变的事。




希望有启发,也欢迎补充。